体测不过不能毕业?中国大学生集体崩溃现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重庆师范大学教务系统_南昌大学共青学院教务处_石河子大学教务处
阅读模式

最近,教育部发布通知称,“取消本科毕业前补考”,让无数大学生为之一颤;而“体测不合格不能毕业”又给了他们第二次暴击。

其实,不少大学此前已经对体测动了真格。例如2018年12月安庆师范大学就发布消息:从2019年起,应届生如果体测不合格,就不予以颁发毕业证书。

对于体育不行的人来说,这种规定简直是魔鬼操作。且不说,800米/1000米长跑造成的心理阴影有多大,仰卧起坐和引体向上也欺人太甚。

没有被体测的恐惧支配过的大学生活,是不完整的。

你说,大学为什么那么爱让学生跑步?让大学生哀号遍野的体测又是怎么来的?

体测,大学生集体崩溃现场

一说到体测,很多人可能就会生理不适,跑步时涌入口腔的血腥感,一口气吸不上来的窒息感,一秒体会。

你我可能来自五湖四海,但跑完八百咱们都是兄弟姐妹,相拥而泣:“我们活下来了。”

首先,让我们来看看令大家闻风丧胆的 体测都有什么 :体重指数BMI、肺活量、50米跑、坐位体前屈、立定跳远、引体向上(男)/一分钟仰卧起坐(女)、1000米跑(男)/800米跑(女)。

大学体测对每一项的成绩都有详细的规定,有些学校会把体测成绩和毕业考核挂钩,这也是许多同学拼了老命想要达标的原因。

还有的学校不跟你谈分数,跟你谈钱——体测良好,才能申请奖学金。体测79分的你,注定为奖学金流泪。

“体渣”最害怕的测试项目,当属长跑。

还没开始跑,就双腿发软,两眼发黑。每个人脸上都写着虚弱,但没有人退缩,因为比体测更可怕的,是一个人的补测。没了同学的参照,你在跑道上就感受到时间的相对论。

2017年11月2日,武汉一高校学生正在参加体测

如果说,长跑是青春共同的伤痕,那其他项目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悲惨故事。无论是“偏科”,还是生理原因,苦涩的理由千千万,但结局都是不及格。

比如让一米五的矮子,去挑战立定跳远:

有的人还没来得及减肥,就已经引体向上为0。挂在杆子上,上不去也不敢下来,晾过很多次衣服,晾人恐怕只有体测才能看见。

而有些人,从来都没有搞清楚,怎么吹才是打开肺活量的正确方式。仿佛这不是在测肺活量,这是在唱《青藏高原》:

即使是那些看上去很厉害的“体霸”,可能也有难以被理解的短板。比如50米冲刺的时候像闪电,而800米耐力跑的时候,却是闪~电~树~懒~:

而有些人拥有令人羡慕的大长腿,在八百米的跑道上无人能敌,却在坐位体前屈时候看到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:

而有些人拥有令人羡慕的大长腿,在八百米的跑道上无人能敌,却在坐位体前屈时候看到了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:

每次体测完,医务室就忙了起来,吐了晕了难受了还好,因为体测出人命的事儿也不少。

2015年10月,南京大学大三男生正在参加1000米体测,跑到约700米的时候,突然猝死[1]。

2018年4月,一位天津大学学生在校内参加体能测试时,突然倒地,送医抢救无效身亡[2]。

每年都有类似的体测悲剧,年轻的生命在跑道上猝然倒下,令人惋惜。而面对这种一刀切的体测标准,很多同学担心起了自己的生命安全:

体测,是一年一度的大学生集体崩溃现场。

你不明白,明明已经非常努力,提前一个月开始练习跑步,你却比不上每天在寝室躺尸的室友成绩好。不由得开始怀疑,难道躺尸才是体测过关的秘诀?

为了体测,大学有多努力

中国的大学为了让学生们能够在体测中达标,真的非常努力。

学校也深知,搞定体测,功夫得花在平时,因此,各大高校之间非常默契地开始了一场“花式跑步打卡”竞赛。高校的明争暗斗里,跑步,也不能输。

作为中国大学TOP2之一,清华大学在跑步这件事上,当然也要傲视全国。清华从1998年开始在体育课测试长跑,并且要求男生3000米、女生1500米[3]。

2018年5月19日,清华大学荧光夜跑现场,大雨也没能浇灭清华学子对跑步的热情

跑1000米已经让很多人痛不欲生,跑3000的清华学子真的了不起, 你和清华的距离,还有2000米 。但你以为这就完了吗?

不,他们每天都“体测”,想想每天都有“阳光长跑”的日常锻炼,并且占体育课成绩的30%,是不是庆幸自己没考上清华?

但如果说清华是中国最爱跑的大学,估计还有很多大学不服。

浙江大学从2018级本科生开始,将原来每学期36课时的体育课增加到了54课时, 这就意味着,学生每周要多上一个小时体育课。 看上去好像也不多,但是浙大还把每天的第十节课统一安排成了体育活动[4]。

浙大操场人多的时候,堪比小长假的西湖景区。

学校深知,要想体测成绩好,平时锻炼少不了,什么督促鼓励支持都是虚的,增加体育课比较有效。

以前,体育课总是被数学老师占据:“你们现在不用上体育课,大学有的是时间玩儿!”没想到一语成谶。

相比之下,天津大学则希望人人像杨超越们看齐。2018年12月,天津大学主办“燃烧我的卡路里”21天训练营,从100多名报名同学中筛选出20名胖学生参加。结课考核达标的同学不仅能拿到2个第二课堂学分,还能得到自行车、游泳卡等奖励[5]。

南开大学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你体测过了,所以2017年,南开给1206名本科生颁发了《体质健康证书》[6],这就是你的出厂合格证明。

2015年3月11日,天津,南开大学开展“公益晨跑”活动

而武汉大学为了防止学生跑步作弊,刻苦钻研了学校地图,发布了严格的“环跑细则” ,规定学生在指定时间段内选择学校的五个操场跑圈,APP每天只记录一次有效的环跑,而一次有效的环跑有着严格的要求[7]。

跑步,武大是认真的。

用手机APP来监控跑步情况,已经是常规操作,武汉大学、浙江大学、安庆师范大学......都有自己的专属APP,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更是花了38万在操场上安装了一批跑步打卡“神器”[8]。

2019年8月24日下午,武汉大学九一二操场,本科新生正在等待军训开始。这个操场又被称为“奥操”

学校的努力我们看在眼里,但学生也没闲着,“代跑”“代测”服务也应运而生。

期末到了,还没有刷到里程的同学,请人代跑是常事,还有人带着7部手机跑一起计数[9],不禁让人想起了拿着两支笔做抄写作业的日子:

可是平时跑步能造假,真到了体测那天,大多数人还得自己去跑。

有些学校甚至会测“12分钟跑”。800米跑步是固定距离记录时间,而“12分钟跑”是固定时间,记录距离。这才是真的魔鬼项目,比如北京大学“12分钟跑”的及格标准是男生2400米,女生2000米[10]。

没错,仅仅是及格。

实行这一制度的学校还有浙江工业大学、北京交通大学、吉林大学......

烦人的体测,到底怎么来的

为什么大学生这么难?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体测,到底怎么来的?

事实上,中国的体测,也是跟前苏联学的。

新中国刚成立,就效仿苏联,在1954年推出《准备劳动与卫国体育制度》的暂行条例,简称《劳卫制》。

劳卫制说白了,就是一套体质测试和评级制度,按照年龄组别,制定各运动项目达标标准。最早的一版并没有规定大学生的具体体测项目,只规定了18岁及以上成年人的体测标准[11]。

里面有一些特殊的项目,比如射击、手榴弹、爬绳、爬杆 。1952-1954年试行期间,试点学校里的学生要接受这些项目的训练,并且定期考核。

这就是大学生体测血泪史的开端。

1994年6月8日,北京体育大学的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练习太极拳。太极拳同样也受到“老大哥”影响

劳卫制并没有延续很久,不过劳卫制废除后,体测的噩梦也没走开。

1975年新的《国家体育锻炼标准》,这次大学生群体被归类到了“19岁及以上”的群体里[11]。这一时期的体测项目,主要包含五大类:短跑、往返跑;跳绳、长跑;跳高、跳远;投掷垒球、实心球;爬杆、引体向上等。

直到2007年发布的《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》才规定了大学生这一群体的体测项目,侧重于考察学生的心血管能力、肌肉力量和耐力、柔韧性等[11]。 体重指数BMI、肺活量、坐位体前屈也是这次才加入体测豪华套餐的。

2010年3月22日,扬州大学瘦西湖校区操场,几名大学生迟到半小时后开始晨跑。早起已经够痛苦了,还要早起跑步

而我们现在实行的体测项目,是在2014年的修订版中确定下来的,不得不说,测试项目已是历来最少的。除了2007年新加入的三个项目,现在体测的其他项目,都是自1975年就开始的老牌项目。

但苦的是,2014年的《标准》就规定了体测成绩不合格不能毕业,并且达标的学生才能参与评优。 只是在执行过程中,学校要么给学生体测成绩放点儿水,要么灵活执行了标准,因此我们才没有看到有学霸体测不合格而耽误前程的悲剧。

不同于许多西方国家的是,中国大学生每年都要参加体测。这种强制实行的体测制度,是否提高了学生的体质,并没有得到充分证实。

2012年5月13日,大连中考体育加试开考,图为仰卧起坐。每年一次的体测,从初中就开始了

令学生们闻风丧胆的长跑体测,也并没有达到锻炼学生耐力的初衷,并且让一些学生对跑步产生了恐惧。

有学者抽样调查了南通大学2500名在校男性本科生,发现1000米跑是他们体测过程中心理烦恼的主要影响因素[12]。长跑项目在学生看来,如同渡劫,极容易产生畏难和焦虑情绪。

调查也表明,能够让学生们长期锻炼的重要影响因素是主观锻炼意愿[12]。

2015年12月26日,刚考完研的学生在宁波大学校园内打排球。只有主动的体育锻炼才坚持得下去

也就是说,这种体测带来的短期运动,看上去声势浩大,但是体测之后,大学生还是过着窝在寝室里的宅居生活。

不过,熬过了体测,期末考试还会远吗?

参考资料:

[1]央广网. (2015). 南京大学大三男生体测猝死,仅跑700米倒地抽搐.

[2]腾讯体育. (2018). 天津大学男生体测猝死 去世前一直坚持长跑锻炼.

[3]北京青年报. (2016). 清华强制长跑学生争议不断 学校将改用APP监督.

[4]浙江大学. (2018). 浙大本科生体育课实施改革.

[5]新华网. (2019). 中国高校劲吹“健康风”:无体育、不大学.

[6]央广网. (2017). 南开大学首次向毕业生颁发《体质健康证书》.

[7]武汉大学. (2019). 武汉大学校园环跑细则.

[8]大洋网-广州日报. (2016). 高校强制跑步学生偷懒 校方花38万用高科技监督.

[9]腾讯体育. (2018). 高校测试跑步催生“代跑”业务:4公里6元,1人拿7部手机跑.

[10]北京大学. 本科生12分钟跑评分标准.

[11]Xiaolu Liu 1, Xiaofen D. Keating (corresponding author)2, Rulan Shangguan3. (2017). Historical Analyses of Fitness Testing of College Students in China.

[12]马爱民,颜军,傅建,等. (2019). 体质健康测评与大学男生主观锻炼体验及锻炼行为研究.

猜你喜欢